現代舞的臺灣傳承,東西方舞蹈語彙的在地連結 首頁 > 焦點臺灣 > 現代舞的臺灣傳承,東西方舞蹈語彙的在地連結

現代舞的臺灣傳承,東西方舞蹈語彙的在地連結

歷史脈絡承襲下的既有肢體,到西方舞蹈概念聚集後的思考,從藝術教育體系的培育,到新一代編創者的自我突破,臺灣現代舞的表演風格多變,西方現代舞風格中找到新眼界,從東方肢體中找到傳統語彙的新詮釋,加上五○年代臺灣歷史發展重要過程中,因政治動蕩產生的愁鄉情懷,藝術創作也加入濃濃的在地議題,在現代社會美學中找到傳統肢體的意義,由於開放性的多面向吸取經驗,東西元素的融合碰撞,現代舞蹈以臺灣為基地,以其特有且豐富的舞蹈風格展望世界。


舞蹈美學的孕育發芽

具有臺灣國際品牌的「雲門舞集」,透過東方太極將西方肢體重新展現更適切於亞洲舞者的肢體律動,美學風格的建立,發展屬於臺灣的舞蹈語言系統,每年固定的海外巡演計畫,向世界分享舞團的作品與態度,近年仍走遍美國、俄羅斯、奧地利、英國、加拿大等國家,也是重要世界藝術節的重點邀請團隊,如俄羅斯契訶夫國際劇場藝術節、美國舞蹈藝術節、以及六度受邀美國下一波藝術節。

劉鳳學博士的「新古典舞團」,從舞種研究到人才培育,至今發展原住民、客家、唐樂舞、兒童舞劇等舞劇。在「呈現傳統,展望現代」為使命的努力下,影響到後期持續有許多舞團的成立,另外像是「台北首督芭蕾舞團」、「高雄城市芭蕾舞團」的成立,培養芭蕾舞者,並編創現代芭蕾,讓舞蹈對話更加豐富。「無垢舞蹈劇場」,創團之作《醮》,以宗教儀式為出發,重新建立東方沉靜的舞蹈肢體,並以前衛的劇場視覺,建立其重要特色,經典作品的世界邀演,從法國亞維儂藝術節、法國里昂雙年舞蹈節到俄羅斯契訶夫國際劇場藝術節,也創造出另一種臺灣風景。


臺灣舞蹈新星的大時代

在資深藝術家的持續推廣扎根下,所醞釀出的舞蹈精神,承襲至新生代的藝術工作者,以年輕視角重新檢視舞蹈語言與肢體的關係,更多角嘗試的加入現代劇場的概念,如肢體劇場、科技互動劇場等,又或者選擇發展更小眾的特殊舞蹈風格,進一步深研與賦予在地詮釋(如爵士舞、踢踏舞、佛朗明哥),豐富了臺灣舞蹈圈對話機會與前瞻能量。

中小型編制形式的舞團,透過展開跨域的合作計畫,或者參加藝術節,開拓交流市場,像有「世紀當代舞團」,參加日本亞洲表演藝術節,並展開驅動跨城市的共製計畫(2014~2016);「三十舞蹈劇場」,除在臺灣開辦沙龍,挖掘編舞新秀外,也受邀馬來西亞詩巫國際舞蹈節;「水影舞集」,以東方女性角色出發的舞蹈編創作品,展現東方肢體在西方小劇場的韻味。「張婷婷TTCDance獨立製作」除近年進行英國臺灣焦點計畫展演,也帶團隊參與法國外亞維儂藝術節的演出,擴展舞團海外視野

近年在海外展演經歷上,也可以看到新一代的年輕舞蹈編創者,在西方現代舞蹈語言中,結合在地文化符碼,聚焦於身體思辨的探討,在自身文化經驗基礎上,編織出屬於自己的肢體語彙,這些年輕編舞家,帶著自己的作品替臺灣現代舞蹈編寫成各路風景,像「林文中舞團」,於澳門藝術節、東京劇場藝術節;「驫舞劇場」,香港藝術節-亞太舞蹈平台、法國外亞維儂藝術節;「玫舞擊Meimage Dance」,北京舞蹈雙週、香港城市當代舞蹈節,以舞蹈與世界新興藝術家切磋交流;此外,將環境生態關懷發展出個人系統的「舞蹈生態系創意團隊」,美國查爾斯角海港藝術節、澳洲四種元素藝術季等地展露鋒芒。2014年才成立的「丞舞製作團隊」,但藉由過去在國際編舞大賽嶄露頭角,於海外累積編創能量後,已陸續赴法國外亞維儂藝術節、德國柏林LUCKY TRIMMER藝術節,獲得國際上的青睞與注目。

當代科技的跨域合作風潮,多元整合的作品與團隊,也具有豐沛的創作能量,「黃翊工作室+」的《黃翊與庫卡》、「一當代舞團」的《身體輿圖》、到「稻草人現代舞蹈團」《攣‧城》,「安娜琪舞蹈劇場」的《Second Body》,都在海外具有一定的國際演出經驗。此外,選擇其他舞種風格,作為主流發展的舞蹈團隊,也透過自己的交流圈,同步開展世界步伐,標榜美式踢踏舞的「舞工廠舞團」,自辦的國際踢踏節,成為亞洲區首個以踢踏舞為主軸的交流基地,直接與世界踢踏舞中心-紐約做串聯兩地世界專業踢踏舞者交流;「爵代舞蹈劇場」,透過爵士舞與世界對話,曾至馬尼拉藝術節、馬來西亞詩巫國際舞蹈節演出,發展出臺灣風格的爵士劇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