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世界發聲的現代戲劇臺灣風

首頁 > 焦點臺灣 > 向世界發聲的現代戲劇臺灣風

向世界發聲的現代戲劇臺灣風

西方現代戲劇遇上歷經航海殖民時期的臺灣,從中華傳統到南島文化,文本上的框架跳躍,演出主題豐富多元,從大中華懷鄉到土地認同,從現代公共議題到意識形態的理念實驗,臺灣戲劇主題在自由養分刺激下,發展出各種不同形式的戲劇團隊,東方傳統戲劇,傳承於歷史脈絡的影響,提供了西方現代戲劇學習的滋養能量,尤以透過京劇表現手法詮釋西方文本的「當代傳奇劇場」,在歷經新舊思想上的掙扎,已成功創建起一種新京劇的風格標竿,並在國際上替臺灣闖出國際品牌之譽。另一結合東方禪學、武術肢體與大鼓(太鼓)演奏的另一臺灣品牌「優人神鼓」,是音樂也是舞蹈,並融入劇場概念,建立世界級的獨特風格。

戲劇做為一種生活抒發的管道,除了意識流的實驗劇目、文學劇場系列、經典世界劇本等,也有親人的大眾劇目,娛樂與美學兼具,充分傳達戲劇表演的魔力。需仰賴語言文本傳達的戲劇表演,促使華文戲劇交流也日趨蓬勃,跨城市的戲劇工作者,共同編創與合作,也成為新一代的市場趨勢,在臺灣也可以遇到來自馬來西亞、印度的藝術工作者,同步在這塊土地深耕發芽,創造小劇場的國際觀點。偶戲方面,在西方偶戲的影響下,從親子類型的節目策畫到大人也能參與的物件劇場,偶戲發展的廣度,從傳統的臺灣三大偶戲(布袋戲、皮影戲、傀儡戲),逐漸發展出截然不同的敘述語彙。再者,同樣不可忽視的科技跨域趨勢,一樣也在戲劇領域中發酵,跨國創作者與跨域的藝術工作者,一起為戲劇場域寫下新的文化篇章。


獨樹一格的臺灣劇風

具有京劇深厚底子的「當代傳奇劇場」,使用不同的戲劇肢體系統,傳達東方禪學與京劇戲曲之美,在傳統中茁壯,並在現代戲劇的滋養下,演繹西方文本,挑戰傳統框架,亦獲各大藝術節青睞,從經典莎士比亞劇本《李爾在此》、存在主義《蛻變》、再到荒謬劇場《等待果陀》,充分展現東西融合的編劇功力。「優人神鼓」,其獨特的表演形式,帶著《聽海之心》、《金剛心》、《禪武不二》等經典劇目行腳世界各地,由於其非語言的肢體戲劇,增加交流領域的廣度,從法國亞維儂藝術節(1988)、法國里昂雙年舞蹈節(2000)、甚至是三度受邀赴美國下一波藝術節(2015、2008、 2003),其演出領域可跨足戲劇、舞蹈圈,亦受到國際上的肯定與歡迎。

現代戲劇劇場中,臺灣戲劇亦發展出多樣在地議題的特色劇團,「金枝演社」,以臺灣話(閩南語為主,改編希臘悲劇《祭特洛伊》,將臺語音律中特有的腔調,發揮淋漓盡致;此外,《浮浪貢開花》、《大國民進行曲》,都在大眾劇場市場中,創造其濃濃的在地味。此外,劇團們紛紛嘗試詮釋翻譯劇本,或者新創適合時下討論主題的劇目,增加觀眾的目光與發揮戲劇能量,像是「表演工作坊」的《暗戀桃花源》、「果陀劇場」的《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》、「綠光劇場」的《人間條件》系列、「全民大劇團」的《瘋狂電視台》,都曾創下三度加演的佳績。

上述劇團中,其實也多有推出音樂劇作品,「果陀劇場」的《天使不夜城》、《吻我吧,娜娜》,「綠光劇團」的《領帶與高跟鞋》、「全民大劇團」的《情人哏裡出西施》,此外,還有音樂時代劇場原創史詩音樂劇《渭水春風》、「台南人劇團」的《木蘭少女》,結合了音樂、影視領域中的優秀創作者,共同累積臺灣音樂劇的劇場歷史。

而前述所提到的「台南人劇團」,打破戲劇既有框架,有長篇形式的原創文本《K24》、《Q&A》,亦或者推出開放結局,引發觀戲社群討論的《Re/turn》,也讓劇團建立起忠實的戲劇觀眾,也帶起年輕一代創作者、演員發揮的新平台。近期科技跨域代表作《Solo Date》也於英國愛丁堡藝穗節,獲得國際上的肯定。


小劇場的世界串流

中小型戲劇團隊,亦有像是國際創作交流的「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」,赴日本巡演;「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」,參與韓國釜山國際表演藝術節演出;在法國外亞維儂藝術節持續呈現作品的「上默劇」;現代默劇形式展現戲劇語彙的「沙丁龐客劇團」,也於A.C.T上海國際當代戲劇季與來自其他國家的藝術家分享創意。其他像是「曉劇場」於曼谷劇場藝術節;「三缺一劇團」於新加坡巡演;「演摩莎劇團」於澳門藝穗節;「差事劇團」赴瀨戶內海國際藝術祭等等,用戲劇展現對社會觀點的態度與省思,向其他亞洲地區展現臺灣觀點。結合科技與表演藝術,展現跨領域製作能力的「狠劇場」,在丹麥點擊藝術節、首爾284文化車站藝術中心演出;以肢體劇場見長的「動見体」,持續赴海外交流演出,亦於澳洲Oz亞洲藝術節、西班牙帕爾馬藝術節留下足跡。而在臺灣境內,亦有來自海外藝術創作者,在臺灣深耕並發展出不同的文化反思,並也代表臺灣在國際上進行交流,如曾參與新德里劇場藝術節的「EX-亞洲劇團」、上海巡演的「禾劇場」、新加坡華文小劇場節的「身聲劇場」,各劇團風格迥異,但帶著特有文化語言與充沛能量,用自己喜愛的戲劇與世界做朋友。


親子劇場與偶戲

以親子戲劇為出發的兒童劇團,在表演藝術推廣的面向下,散播戲劇種子,「紙風車劇團」,以孩子的第一哩路-368鄉鎮市區兒童藝術工程,將戲劇帶入臺灣各鄉鎮;「如果兒童劇團」,成功創造「水果奶奶」小朋友的偶像人物,並藉此號召,以戲劇分享臺灣、世界經典故事;「九歌兒童劇團」,改編世界名著,並與國際大師合作,將親子戲劇帶入精緻劇場。

偶戲方面,除傳統偶戲(布袋戲)之外,在現代戲劇的發展下,臺灣劇團以人偶/物件發展出屬於自己風格的偶戲劇場,也是國際交流的重點劇種,如「飛人集社劇團」,歐洲文化年馬賽巡演、法國聖雷米市、新加坡華文小劇場;「偶偶偶劇團」,愛丁堡藝穗節、上海國際兒童戲劇節、印度Ishara國際偶戲節;「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」,法國外亞維儂藝術節、溫哥華國際兒童藝術節、釜山國際表演藝術節。此外,還有「台原偶戲團」,從傳承臺灣傳統偶戲出發,並將西方偶戲特色融入作品,不管是剪影還是掌中戲偶,編創臺灣故事在西方劇場中,呈現創新的偶戲風格,也多次代表參與各式藝術節,如西班牙國際偶戲藝術節、土耳其伊斯米爾國際偶戲藝術節、德國國際偶戲節、以色列國際偶戲藝術節等地展現臺灣偶戲的藝術發展與創意。